Victuuri无差汉化组

Victuuri无差汉化组,翻译分享victuuri的粮食。看清楚是无差无差无差!!谢谢!以及欢迎调戏wwww

【ao3授权翻译】Winter Song 第9章

(刚刚被和谐了,重发一遍,全文请走微博!)

授权及地址请见第一章。

原作者:proantagonist

Warning: 本文互攻,请注意!另外本章高能!先勇维,再维勇,再勇维勇,再维勇……

翻译&润色&校对: @空弦音 、AA

本章出于某些原因请走微博(戳进去):微博

欢迎大家关注我们!看完本章,可以戳一下小心心,或者发表一下大家对本章的看法哦!thx~

本章预览在下面~正文共18000字左右,阅读时间至少10分钟。祝大家今夜好梦~(btw,肉真的很难翻译…崩溃)

作者前言:

动画第十二集和开篇时勇利和维克托各自的目标完美呼应(虽然他们都没能获得金牌),非常满意!我写了两篇分析,你如果感兴趣可以读一下。你可以把它们当成这篇同人的补充,因为这基本上就是我对两个主人公的角色定位。

第一部分 – 有关勇利的分析 (Tumblr链接,请科学上网,下同)

第二部分 – 有关维克托的分析

另外,我又收到了两张同人图!你们真是太棒了太慷慨了!你们绝对想不到这对我有多大意义!

来看看rosereleasestheart的杰作,这张画的是第一张中国杯之后的情景。谢谢!我看的时候情不自禁就露出了微笑。(我非常非常喜欢勇利最后的表情。这非常非常勇利。)

然后是KrisCynical带来的第八章的泡泡浴!啊啊啊脖子上那只手!!简直是天才。感谢你为我们分享你的才华!

好了,我们赶紧让儿子们订婚吧。阅读愉快!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正文分割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第二天,勇利的状态有点奇怪。

他的笑容看上去挺真诚。如果非要找出哪里不对,也许是同他搭话比平时来得容易。可维克托总感觉那平静的外表下有风云暗涌,像是勇利暗地里思忖着什么,却一点也不肯说出来。这在勇利身上不是什么新鲜事,但今天未免太明显了。

他们早上完成训练从冰场里出来的时候,勇利竟然说想去观光。更不可思议的是,他的兴致居然还特别高。“我想记住这个与你共度的周末,”他说,“我们好好享受吧。”

这样一来,他们就有了一整天的时间,轻松愉快,尽情探索巴塞罗那的美,发现新的美食和香味,再纵情享受一点购物的乐趣。

这其中维克托最不能理解的就是购物了。勇利讨厌购物。他确实没有开口抱怨,但他看每家店的眼神,都仿佛那扇门背后关着的是一种新式的折磨。周围的人打死都猜不出来勇利是个专业运动员,因为他每看见一个长凳,每看见一把椅子,都要坐上去,进一个试衣间比连做十五个四周跳都难!

好吧,至少在这一方面,维克托的体力胜过了学生。

可尽管维克托每指向一家新店,勇利都是拖着步子挪过去的,他还是坚决拒绝就这样回去的提议。这是维克托最为困惑的地方。

自从太阳落山起,他就开始为订婚戒指的事情紧张了。他必须赶在珠宝店关门之前过去,但他又不知道怎么对勇利解释,才不至于毁了惊喜。维克托不停地暗示自己累了想回去休息,可勇利或是没听到,或是完全没有当回事。

勇利也表现得奇怪。他看上去心神不定,甚至弄丢了一个购物袋。(维克托想买那些花生好久了!)他好像在找什么东西,又不愿意说出来,就只是一言不发地巡视每一家店的橱窗,而且随着天色渐晚,越来越焦躁不安。

维克托当时还不知道原因。

他有意领着勇利穿过圣诞集市,因为珠宝店就在附近。要脱身肯定不容易,但他考虑,只要把勇利支走几分钟,他就能溜进店里把戒指取出来。

不料,勇利也瞥见了这家店。他的脸刷得红了,比维克托之前见过的都还要红。他径直走到了橱窗前,表明自己想要进去。

很长一段时间过去,勇利终于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。而维克托目瞪口呆。他的男朋友在看的,和他前一天晚上买戒指的,是同一个柜台。

此时此刻,维克托都不敢确定眼下的状况,因为勇利根本不跟他解释。他觉得身体里到处都是滞留的电花,好像有一道耀眼、滚烫的闪电,正不紧不慢地爬过他的四肢,扩散到手指和脚趾尖。

店员还是昨天接待维克托的女士。维克托意识到女士还记得他,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唇上,悄悄请求对方一个字都不要透露出去。

于是勇利全凭自己,挑出了维克托选给他的戒指。

真的,那真的是这家店里最好的一款戒指了。勇利反复强调它是幸运的戒指。维克托尽管不了解日本的护身符文化,也明白这是他们文化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。特别是在巴塞罗那,在大奖赛决赛的前一天,这枚纯金打造的戒指对勇利的意义,再明显不过了。

但它也是枚结婚戒指,收据上明明白白写着。

他们已经谈过承诺的事了,还开了那么多关于求婚的玩笑,勇利明白他现在买这枚戒指意味着什么。如果他不明白,他的脸也不会这么红。

有一件事很明确:勇利现在是个背负着重大使命的男人。他带着毫不动摇的决心大步走出店门,像是在用过量的胆识掩盖他紧张的心情。维克托只在后面逗留了一小会儿,等店员给他拿来装好他嵌了字的戒指的小珠宝盒。他对店员露出了一个炫目的笑容表示感谢,并把盒子藏进了大衣的口袋。

真的走到这一步了吗?看上去有些不真实。

维克托有备而来,他有好多话要说,可他现在什么也说不出来了。他做好了说服勇利的准备,告诉他这是对他们二人而言正确的决定。他也做好了被直截了当拒绝的准备,因为……呃,因为对方是勇利。勇利羞怯得可爱,他那么内向,那样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的内心不让别人窥见,一点不确定的事物都会让他逃走。

确实是勇利先向维克托提起了承诺的事情,但尽管如此,要他向一个仅仅认识了一年的人求婚,仍然需要很大的决心。况且,他们也不是在去年大奖赛决赛的晚会上跳过舞以后,就立刻开始约会的。

所以,勇利要去迈出这第一步了吗?

维克托一直不相信。这是他唯独没有准备好面对的情况,而眼下他丢盔卸甲。

当勇利被金色大门前唱诗班的歌声吸引,拉着维克托往旁边的大教堂走的时候,维克托非常安静,身体里微微在颤抖。他们一起爬上台阶,直到完全离开了人群。那里,勇利把维克托的右手握进自己的右手,为他戴上了一枚金色的戒指。

维克托认真地听勇利解释这枚戒指的含义。

好运。谢意。唯独不是婚姻。

当然了,勇利不会为他自己索要任何东西。他也许想要——这在他闪闪放光的双眸里再不能更明显了——但与其请求维克托永远留在他身边,勇利只会给他无私的爱和感谢。他不要求任何的回报,只要维克托说点祝他好运的话。

这就是为什么,第二枚戒指至关重要。维克托很高兴自己做足了准备。

这是个公平交换。礼尚往来。

求婚的话语在这里反而会不合时宜,因为他们都不是在向对方做任何请求。这两枚戒指不是在要求承诺,不是让对方永远陪在身边不离开,甚至不是一个请求回答的问句。它仅仅是彼此互赠的一个小礼物。这就好像是在说“我愿意”,而不是“你愿意吗?”

维克托从口袋里掏出戒指,飞快地把它戴上爱人的手指时,勇利惊讶得愣住了。他垂下目光盯着自己的手,甚至没有眨眼,眉毛向中间蹙起,双眼因为某种不可名状的感情而睁大。但当他放下手,抬起头迎接维克托的目光时,他的惊异融化成了喜悦。他看上去开心极了,维克托一直都希望看到勇利这么开心的样子。

勇利的笑容带着希冀,他已经明白了维克托的意图。维克托把自己作为礼物送给他了……并收下了他的礼物。

在天主大教堂的墙角下,他们走入彼此张开的双臂——稍做停留,维克托若有所思地用拇指摩挲过勇利的下唇——将一个吻作为了订立婚约的仪式。

……

 (请走微博)


评论(12)
热度(152)